www.sg598.com_申搏快速提款,信誉保证

来源:北京猿人头盖骨发现90年科学家公布最新研究成果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2-09 01:18:48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半只眼”的微书匠人#标题分割#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编辑:www.sg598.com_申搏快速提款,信誉保证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77rd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大兴国际机场通航两个月二手房业主尴尬降价 Expedia集团CEO与CFO离职与董事会存分歧 汽车板块迎来周期性机会业内建议关注产业上下游 内忧外患重重桑达尔%皮查伊接手硅谷 外媒:俄在北极试射“匕首”高超音速导弹 雪后故宫迎来游人潮截至9时尚有余票 徐悲鸿女儿安徽农业大学教授徐静斐去世享年90岁 北京首个外资金融发展政策出炉提供住房保障等服务 男子入室抢劫割破女子喉咙:看到对方没动静才离开 亿航IPO最高募资额约4640万美元股票代码为EH 李克强:各政府和国企不得以任何理由拖欠农民工工资 高通发布两款5G芯片小米OPPO借势追赶5G手机量产潮 蒋劲夫回应家暴事件:我真的太难了 深交所投教:证券交易委托方式有哪些? 纯碱期货和铁矿石期权合约公布 中信股份跌近2%创三个月新低 俄打造“边境全覆盖雷达场”号称隐形飞机克星 杨德龙:如何布局12月份行情机会? 外交部召见美使馆负责人就涉疆法案提出严正交涉 证监会:在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试点 实惠又实用性价比超高的百元手机推荐 林郑月娥:香港经济局面严峻会推出第4轮纾困措施 公安部电贺厦门警方抓获命案逃犯劳某枝 深汕合作区税务局:打造好税收生态助企业轻装前行 增值税法公开征求意见销售金融商品适用税率为6% 尿液样本送错地方美国电影院因高污染物品疏散 建设银行贵州分行被罚万% 广佛深楼市政策连环调整大湾区这波操作怎么看? 新时代的新青岛:“一度电一艘船一瓶酒”的故事 午评:三大指数下探回升沪指跌0.11%稀土板块活跃 融创两天大涨超9%地产股的拐点到了吗? 阿斯顿·马丁全球总裁:不能只缅怀过去应始终往前看 沈阳市国资委:重点推动七户企业集团层面混改 阿根廷对铝制散热器反倾销调查终裁征税 魅族17安排:全球首批搭载骁龙865支持双模5G 东南亚运动会在菲律宾开幕拳王帕奎奥点燃主火炬 未被贾跃亭邀请的债主:怀疑隐瞒财产重组清算都反对 吴晓求:高度赞赏科创板新股跌破发行价是回归理性 郭台铭抛 周恩来侄女周秉德与陶铸之女陶斯亮的一场对谈 长城证券董事长曹宏:立足差异化竞争中小券商求突破 王毅分别会见秘鲁外长、欧亚地区国家驻华使节 三只松鼠破百亿:质量问题遭诟病成本居高不下成隐忧 交通运输部谈顺风车重新上线:望各平台加强安全管理 中国首从哈萨克斯坦进口活驴主要用于阿胶加工等 华春莹:蓬佩奥先生现在的行为举止非常像祥林嫂 欧舒丹飙近8%创逾四年新高中期多赚2.7倍 快讯:雅高控股股价跳水跌超14%此前曾闪崩暴跌98% 俄媒:俄罗斯要求电子产品必须预装面向俄受众APP 视频|医保局专家灵魂砍价:一片药从5.62元砍到4.36元 大摩:在电动皮卡和中国业务推动下特斯拉有望涨50% 翻译员 专家为药品砍价:“4.4元难听再便宜点” 全球贸易入冬怎么破?中国放了三个大招 最大金融骗贷案审结执行柳州银行8.35亿股权被拍卖 雷军:预计后年5G手机价格可降至1000元以内 牛肉火锅店橱窗内老鼠肆意吃肉市监局:已查封 千元机也有好选择感恩节适合送礼手机推荐 提供多渠道融资服务资本市场助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湖南要求2021年底前幼儿园专职保安员配备率100% 深圳打造 经参头版: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筑牢贸易强国根基 从警36年的正厅级老公安被双开涉黑细节公布(图) 央行副行长:区块链等17项金融业标准立项加紧研制 国家管网公司或12月9日挂牌 E卡口定焦镜头新选择腾龙35mmF2.8评测 广州地铁施工区域地面塌陷3人被困 医保谈判专家“灵魂砍价”实录:谈判时才知医保底价 生态环境部:将推进绿色低碳积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已公布全部资产目前住所是租的 油市月评:油价本月宽幅震荡OPEC延长减产前景不定 12月2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全文) 央行整治代收业务:对P2P等说不日常代缴几无影响 以帮忙操作比特币为由,婚恋网站相亲男骗走女子58万 中金:增长企稳迹象支持周期性板块相对跑赢 港股通(沪)净流入6.78亿港股通(深)净流入3.54亿 烟台澄清4起针对干部不实举报:保护干部担当作为 晋升港股之王阿里巴巴最快明年三季度纳入港股通 官方民间数据双双印证中国制造业呈现复苏迹象 三部委揭露涉老诈骗四大套路:高额返利、非法集资等 防范险资运用风险中保登保险资管产品结算系统上线 东航集团混改再破局牵手均瑶后引入中国国新 格力电器近亿元股份转让 强生:第三方测试证实其婴儿爽身粉不含致癌物石棉 格力再推百亿让利空调行业价格战或引发行业洗牌 5G芯片“车轮战”联发科正面“角力”高通 众泰被比克电池要求连带清偿超6亿欠款回应:已应诉 携号转网倒逼提速降费运营商不应缘木求鱼设障碍 “四小花旦”抢着吃?净负债率130%的久久王港股IPO 三盛教育:实控人套现18亿离场公司数亿资金被占用 危机迫在眉睫?为何达利欧和各国央行都在悄悄买黄金 大批示威者被押上火车运往内地?港警紧急回应 阿里巴巴“回家”全球客户代表齐聚港交所 兆新股份收关注函:溢价15倍出售资产被质疑突击创利 金融壹账通IPO发行价敲定最高拟募资约5亿美元 百本医护更换公司秘书 美波音公司“星际客机”无人发射计划再推迟 人民日报谈网络职业打假:勿抱投机心理越界必惩 反弹格局初现创指大涨逾2%科技板块强势领跑 头部房企年底融资忙:“抓紧时间屯粮” 涉嫌竹枝放铁轨和暴动香港两男子保释申请均被拒 蒋劲夫方刚否认家暴乌拉圭前女友又来一锤 交通运输部:顺风车平台必须严守安全底线 钢铁市场淡季不淡:螺纹钢社会库存创6年新低 苹果股价创8月以来最大跌幅因贸易争端狼烟四起 立讯精密两宗违法遭滁州海关处罚擅自调换监管货物 消费者报告:红米手机被爆自燃官方称“非质量问题” 广州楼市走下坡路二手房降价20%也卖不掉 陕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冯振东等4人被决定逮捕 中证协发布新规:影响34万从业者明确五大基本原则 广东珠海公安在港珠澳大桥口岸举行反恐演练(图) 追我吧最近一期市占率2.3384%低于湖南卫视同期综艺 强迫上千商户接受指定商品北京一恶势力团伙受审 我国望远镜发现恒星级黑洞:名副其实宇宙“吸光器” 美媒:在中国雪上运动将是下一件大事 四部门发信用评级业管理暂行办法:提高违规罚款金额 又有小行星撞地球?多虑了! 沈阳居民楼大火亲历者:从23楼跑下来我很幸运 隔夜要闻:美股终止三连跌油价创逾两个月最大涨幅 因票据业务违规等苏州银行领监管80万罚单 仓单集中注销沪胶上行压力减轻 生态环境部% 经参头版:房住不炒因城施策仍是地产调控主基调 为保盈利亏损子公司变参股安控科技财技背后的尴尬 广东佛山开通世界首条商业运营氢能源有轨电车 他超越盖茨成为世界新首富 开放提速外资险企身影活跃安达保险布局再扩张 连续四季度下滑彩电业全年亏损成定局 2019百城新房价格表现平稳三线代表城市去化压力大 宋楚瑜:2020若当选会将政治中心搬到台湾中部 万向区块链邹传伟:全球稳定币与央行数字货币 吉娃娃“飙车”横跨四车道主人狂追被撂倒(图) 估值亿美元网红社交鼻祖正 中央候补委员上海市委副书记尹弘赴任河南(图) 股市上涨的核心动力是业绩盈利 电子烟网售禁令满月买卖乱象止住了吗? 第四届金融启蒙年会开幕中国金融启蒙贡献奖颁发 成都重庆等借南向通道建设契机加速构建 上海道路运输业公布首批严重失信名单滴滴美团在列 东吴陈显帆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高端制造第3买两主线 半新股信基沙溪昨创上市新高后现跌逾11% 避免双重征税防止偷漏税内地和澳门签税务议定书 美国农民: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 水滴筹两难困境:爱心与商业如何取舍? 绿色和平组织:日本东京奥运体育馆发现辐射源 美团的盈利能力是长期问题新业务拓展利于估值提升 德一谋杀犯获“被遗忘权”禁网络搜寻列出其姓氏 澳洲国际教育创收高增长中国留学生数量已涨不动 去年全国蜂蜜产量超54万吨蜜蜂产品总量居世界前列 世界首例!野生“大猫”接受白内障手术 如果沃伦2020年当选总统,美股真的会崩盘吗? 腾讯85.2亿元竞得深圳1宗互联网产业用地 福岛产日本酒在纽约举办试喝活动旨在扩大出口 投资巨星是怎样炼成的?国内外知名CTA管理人一览 国君非银:头部券商政策利好超预期增持低估头部券商 北京批复14个分区规划:亦庄新城被赋予“新使命” 伊拉克首都发生3起爆炸致6死17伤 收评:港股恒指跌1.25%险守26000黄金、稀土股走高 上市三年变募资投向弘亚数控两亿只为购亏损公司? 折叠?AR?TNT?我们究竟需要一部什么样的手机? 11月全国土地市场整体成交面积同比减少逾两成 李国庆夫妇离婚案开庭男方:诉求股权平分 全国林业产业大会在京召开阿里巴巴牵手国家林草局 孟晚舟称这一年经历恐惧痛苦煎熬我驻加大使回应 期指持仓再度下降 微信好友上限数下调?腾讯公关总监:收智商税的谣言 远大住工跌近7%获中金增持53万股 早盘:三大股指悉数转跌3M领跌道指 俄媒:中俄元首见证东线管道通气具有里程碑意义 银保监会:12月起在全国自贸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试点 北约成员国间矛盾多伦敦峰会恐沦为“骂战” 美军战略轰炸机被拍到长满“皱纹”原来是这么回事 2020年:中国经济变局下的机会与应对 晶科电力IPO:在建工程通过协议转营收3亿应收涉东旭 越博动力3重违规吃警示函公司快报与年报实际差异大 英国警方逮捕一34岁男子或涉嫌策划发动恐怖袭击 泓德基金王克玉:持续关注TMT与装备升级等领域 视频|广发证券李兴:优秀券商研究所着重关注四方面 格力集团与珠海明骏签署417亿元股权转让协议 大通资产“停摆”公司或将面临解散 7家企业联名状告县政府!投资千万被停业!为何一刀切? 400亿巨头“猝死”真相 又到年底换机时高人气国产手机推荐 美担心俄S400破坏北约国防力量土耳其:反会增强 广州长沙自动驾驶出租车开跑国内消费者教育开始了 机构:40城土地成交溢价率连降五个月土拍持续降温 香港竟有人指责驻港部队上街清路障活动国防部回应 张昌武:蓝箭航天若走向太空也标志民企走向新高度 第五家A+H上市股份行诞生浙商银行今日登陆A股 首位“女掌门”履新欧盟团结还有多远? Uber司机被曝使用虚假身份甚至包括被定罪的重刑犯 A股#2017和2019对比#火了从3000点之上到冲击3000点 王健林东北投资再添一笔:要在长春建影视产业链项目 苹果全新iOS13或要调整位置权限正接受反垄断调查 水泥价格坚挺11月行业上市公司超八成股价上涨 特朗普弹劾调查新阶段众议院或12月进行全体表决 从时代中国控股分拆时代邻里港股IPO通过上市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