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ss988.com_www.sss988.com-【享有极具】:创纪录7中国球员登场梁锦辉助攻科瓦取胜中国德比

www.sss988.com_www.sss988.com-【享有极具】

2019-10-18 18:19:48

字体:标准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毕业倒计时|我的军校,我的青春#标题分割#军校记忆,镌刻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距赴部队任职仅有100天……”  看着楼下黑板上的倒计时,细数时光,发现自己在军校的日子已经是“余额不足”。五年时光匆匆,1800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酸甜苦辣回忆,如今,都将画上一个休止符。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对于我,五年的军校生活,五年的迷彩青春,必定是永远难以替代的经历,是永远无法复制的珍贵记忆。  为什么选择军校?因为我热爱军装。2012年,使出“洪荒之力”的我如愿以偿,迈进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大门,褪去了懵懂和幼稚,穿上了一身军装。新兵训练结束,当班长在我的胸前佩戴上国防服役章、在我的肩头授上“一道杠”的军衔时,我清楚地感受到这份使命的光荣和责任的沉重。任重而道远,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军校青春历程。  我爱军装,所以我时时对着镜子,整理着衣服上的胸标、臂章、领花……这身军装,是我孩童时期一直的向往,是我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的希望,是凝聚着我最绚烂青春的时光,对这身军装,我情有独钟,爱得深沉。  2016年初,在改革强军的浪潮之中,我摘下军装上记录着骄傲和荣光的臂章胸标,换上了承载着希冀和期望的新式臂章和胸标。身上的配饰换了,但是肩上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心中理想信念没有变。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然而已。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我来到了工程兵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生长干部任职培训。踏进新的校园,我又摘下了身上的配饰,换上陆军部队的臂章和胸标,走上了一段不一样的军旅征程。  五年军校生活,三种不同的军兵种符号,镌刻着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满载着年少的轻狂和感动。今年6月份,我就将毕业离校,走上任职岗位,肩上的“一道杠”将摘下,但是那份担当永远都会扛起来;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将卸下,但是对军营的热爱和执着永远不会淡退;臂章和胸标或许将换掉,但是燃烧在胸腔的青春热血永远不会消减。  再见!我的军校,我的青春。  你好!我的军旅,我的人生。  (摄影并撰文/强天林)1

责任编辑:www.sss988.com_www.sss988.com-【享有极具】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杜兰特成历史得分榜第一?贾巴尔:两个必要条件 从1700亿跌到67亿!再见乐视网 1+2+3+4!一名合格海军军官是这样炼成的…… 午盘:美股继续下滑谷歌重挫逾8% ASM太平洋日内放榜现跌近3%失守10天及20天线 美国向中东派遣航母编队:向伊朗发出明确信号 直击|得到升级电子书产品罗振宇再推9套电子书 打县委书记耳光挖镇委书记祖坟:黑恶势力不扫不行 广州共享单车\"禁投令\"解冻失信企业无缘招标\"蛋… 接班人是谁?巴菲特今年再度选择回避 没想到吧,马屁股和铁轨的宽度还有关系? 2019下半年猪价处上涨周期假期临近万洲国际大涨7% 富力VS深足首发:斯帅保命战大轮换登贝莱搭叶楚贵 体育消费高质量发展论坛体育消费中心建设研讨会举办 陈冠希晒女儿萌照叹时光飞逝Alaia张嘴可爱十足 探探回应被下架:启动内部自查上架时间尚未收到通知 揭秘萨里暴走真因!遭对手言语侮辱:像屎一样 《复联》海姆达尔结婚了!摩洛哥狂欢三天完婚 火勇G3不变阵!德帅不经意间透露火箭终极战术 山西一中学统计副科及以上家长任职情况官方有了回应 不只是MVP!火箭主帅:哈登还该拿进步最快球员 西甲-苏亚雷斯+新星进球巴萨2-0客胜超12分领跑 疑似窦骁恋情曝光?饭局手放美女大腿,电梯内拥吻 26岁男模走秀时摔倒猝死,观众误以为在表演,得知真相后… 招银国际:周大福建议8.3港元买入目标价9.5港元 不与复联4正面刚?《九龙不败》宣布撤出五一档 dailynewsus-wapfsh",id:"",cType:"col 创纪录净空仓!\"恐慌指数\"VIX会出现历史性逼仓吗… 武磊冲欧战成败在此一举!今晚如果赢球还有戏 四川雅安发生4.5级地震上百所学校提前收到预警 中金简评:美股再创新高后的市场环境与可能前景 若成功吞下Hulu迪士尼或成“灭霸”俯瞰流媒体行业 林子祥红馆开唱称爱情开始时只有“激情” 日媒:中国5G专利占比34%不卖产品也获利 花808万进耶鲁21岁中国女孩卷入美国招生舞弊案 德甲-多特5分钟连丢2球2-2平落后4分争冠几无望 斯蒂芬-摩尔提名联美储理事遇阻被曝曾发文歧视女性 汪苏泷《不服》表态度变鸡汤型教练成游戏黑洞 最后一次面试?詹姆斯明天将在赌城会面泰伦卢 海信家电绩前受压跌近5%跌穿50天线 特朗普追问推特CEO\"为什么我掉粉\"答案是清理僵… 苹果造车:“一颗雷达”引出的重重迷雾 2019五一档大盘15亿创新高《复联4》4天12亿成… 五一当天巴黎又乱了而特朗普发80条推特刷新记录 河北梆子剧团为演出季预热2场大戏即将亮相 恭喜!何雯娜13点14分晒与男子牵手照公布恋情 深度|隋文静/韩聪的“第三种爱情” 《法证先锋IV》传重拍谭俊彦没有生黄心颖气 德克鲁伊夫20分科内3-1胜蒙扎晋级女排意甲决赛 原油“闪跌”!特朗普“敬告”OPEC降低油价 与苹果华为竞争太惨烈?三星遭遇重大滑坡 笑老公像哆啦A梦袁咏仪买瘦身产品要张智霖减肥 马术不仅仅是一项运动还可以通过马儿给人治病 中国航天日|这些航天趣闻你知道吗? 深击|美图困局:手机业务大撤退转型社交能否突围? 林丹直面奥运名额残酷竞争:和李宗伟都在努力争取 《哥斯拉2:怪兽之王》基多拉三头攻势恶战哥斯拉 趣店将于5月20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在爱情里长期赢下去 马英九将主持圆桌论坛郭台铭韩国瑜首度“交锋” 深圳教育局:富源学校所有学生均符合报名资格 《我们在行动》再入云南蔡国庆吴谨言逗乐学语言 印媒发布被俘获释印度空军飞行员出院后首个视频 AppleWatch继续占据上季度智能手表销售额三分… 《孩子剧团》上海首演迎建国少先队建队70周年 前进控股涨近25%达到最低公众持股量今复牌 美军第3艘科幻战舰下水前总统约翰逊之女行掷瓶礼 日媒:中国核电装机容量首超日本升至全球第三 汇丰:推荐买入长实对香港地产股最新评级及目标价 FacebookF8开发者大会:每月超13亿人使用M… 斯里兰卡极端组织:连环爆炸发生的土壤 美国经济需不需要降息?看非农就业怎么说 中国明年将实施嫦娥6号任务实现月面自动采样返回 百度前员工跳槽竞争对手被警方抓获疑窃取商业秘密 大行:汇控于季绩后最新目标价及观点(表) 太阳能ETF投资不得!想靠它赚钱的人血本无归 巴菲特称18个月前曾考虑投资Uber但还是放弃了 小红书9.5万篇烟草文背后:让人上瘾除了烟还有种草文 心跳就是能量无需电池自驱动心脏起搏器问世 神马专车向特斯拉维权:所交付278辆车型质量问题频发 新京报:虚构的“种草”是污染购物环境的“毒草” 开拓者教练组集体带领结比赛主帅曝暖心原因 争议!利物浦禁区内手球没吹西媒:漏判巴萨点球 解放军驻澳门部队举行第十六次军营开放活动 为何我们对孔卡念念不忘?他开启了中超的新概念 抠门!阿森纳今夏预算曝光埃梅里还得过穷日子 温州民商银行行长:民营银行破局需在机制上做文章 瑞幸神话:两岁赴美IPOVC圈有人惊羡… 《半边天》发终极海报预告女性视角为女性解压 厦门大学发射火箭目标:未来坐飞机2小时全球直达 美元走高静待GDP数据梅姨辞职压力加大英镑承压 衡水升降机事故涉事开发商回应土地年限缩水:暂无暇顾及 NBA冠军球员+冠军主帅!泰伦-卢42岁生日快乐 中资金融股反弹港股升幅扩大现报29650点上升100… 5场NBA官方至少入账13万刀!这简直太季后赛了 不忍直视特鲁多会见安倍时2次将日本叫成\"中国\" 《神奇乐园历险记》发海报开启假期奇幻冒险之旅 五一劳动节:李泌剧组化妆美绝了,李湘带王诗龄亲近大自然 拼多多财务副总裁徐湉离职所属团队暂向CEO黄峥汇报 斯特林力压范迪克当选最佳!英格兰足球记者评选 《思想的田野》孟非携嘉宾团探访江苏发展成果 曼联仅剩的世界第一突然崩了背后暗战成了心魔 美发布中国军力报告:解放军这一进展让美很感兴趣 美国联合32国对华为发起致命一击?华为竟一点不着急 澳门4月博彩收入下降8.3%创近三年最大跌幅 切尔西铁卫:必须拿到欧冠资格我们去年搞砸了 陈水扁是真病还装病?孙大千提出5点质疑 央视主持人月亮姐姐生二胎了?在病房哄孩子婴儿车亮了 贵阳涉黄网红楼花果园何以生命力如此顽强? 俘获超模何穗的心不对称裙成初夏新宠 Teck首席执行官Lindsay表示全球锌市场“非常紧… 恒大战国安海报颇烧脑:纵横之术在广州红色最强 赴美上市在即,亏损不断瑞幸咖啡何以赶超星巴克? 探寻克罗地亚利比扎马广受欢迎的秘密 惠达卫浴去年营收净利增速放缓工程渠道营收助增长 陈晓求婚景甜跳水《遇爱》剧情高能不断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秀恩爱”:我和查理60年没吵过架 平台回应吴鹤臣百万众筹审核质疑:没资格审核房产 办公交流应用Slack提交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直接上市 华尔街预计美国财政部将减少发债但不会持续太久 斯里兰卡安全形势依然严峻中使馆吁公民注意防范 芒果TV文案乌龙致歉张靓颖又遭华晨宇工作室问责 《复联4》票房破30亿!打破《流浪地球》最快记录 统拜登宣布参选:不会坐视特朗普连任两届 为什么超对称可能是粒子物理学史上最失败的预言? J罗重返皇马可能性猛增他不在拜仁主帅建队计划 贾跃亭崇拜者的执迷:卖过乐视是骄傲还等老贾回归 国药控股首季纯利11.45亿元人民币同比升28% 没马也能成就马术梦少女骑木马重拾骑士公主梦 黄小柔曝4inLove被解散內幕:突然间从地狱到天堂 业绩下滑创新中求变的海马汽车如何打赢翻身仗? 曝齐祖钦点皇马引进左路飞翼买他当马塞洛替补 韩国瑜“背后被开枪”马英九是“凶手”?吴敦义回应 王俊凯拍摄纪念五四MV写下愿望要做人民的艺术家 胡歌为仁济医院事件发声晒截图表示:仅供参考 举重亚锦赛64公斤邓薇三金再创三项新世界纪录 刘诗诗怀孕生子:不争不抢,却默默地拥有了全世界! 特斯拉蔚来接连自燃新能源汽车拉响安全“警报” Genteele丝绒记忆海绵吸水浴室防滑垫17''… 小心非农!十年一次的全美大事将开始影响非农数据 赌局落幕格力下一个对手是谁 新能源汽车开自燃派对?特斯拉蔚来后比亚迪也出事了 1469股最新股东户数较去年年末下降34股降幅超过3… 蒋欣手捧美食对镜甜笑留利落短发皮肤白皙光滑 《我只喜欢你》:吴倩与张雨剑演绎一段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恋 对标高尔夫R现代i30N或将推出四驱版 微風南山停電半小時 交银国际:给予南航买入评级目标价8.57元 《创造营》首次顺位发布胡彦斌保送贺俊雄晋级 中国体育舞蹈系列赛全新发力覆盖100多个城市 仍有留恋?爆马国明车内仍放有黄心颖情侣公仔 SpaceX正与NASA合作调查其载人舱爆炸原因 重庆正厅官员落马曾说抓关键以反腐实效取信于民 国羽东京之路注定不平坦中日之间恶战躲不掉 如果KD今夏加盟尼克斯,他将拥有个人专属节目 苹果WWDC最全剧透抢先看!iOS夜间模式终于要来了? 民营银行竞争力初现借势金融科技开辟市场 美联储暂不加息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符合预期 酒业去年销售收入超8000亿白酒总利润逾1250亿 营收超预期扭亏为盈的新东方解决了中年危机吗? 部會首長盲從前FBI局長再批川普 彭博社:优信或将迎来新一轮融资 瑞银:料5月澳门博彩收入开始改善预测今年收入增3% 访谈节目《立场》收官易立竞“冒犯式”采访获赞 韩国半导体出口大降21%投资者押注韩国央行降息 美元隔夜爆发黄金遭打击今晚关注加拿大央行决议 王健林的自我救赎:投资西部响应国家战略 尚德机构深陷投诉漩涡:为资金端导流、被监管约谈 Don·Jessie全新单曲上线11岁时就开始接触说… 联储破除降息预期黄金期货创4个月新低 罗德曼狠批詹姆斯杜兰特!没招牌动作!太好防! 名宿:索帅别再怀念弗格森了波切蒂诺才适合曼联 Facebook变身美国\"探探\"上线\"暗恋\"… 范冰冰方否认“复出宴”:王中磊生日朋友正常聚会 赌股随市下滑永利澳门跌约6%美高梅走低逾半成 勇士变阵快船更开心?Logo:对我们是好消息! 第十一届北京市体育大会北京风筝精英赛成功举办 苹果挖走英特尔5G项目一重要工程师:2月份就已入职 SpaceX否认测试飞船出现爆炸称仅仅是异常情况 云锋新创或退出圆通前5大股东席马云将减持近22万股 汇丰:维持中海油买入评级微降目标价至19.64港元 太残暴!金州拉文单臂力劈华山!篮架都颤抖了 iPhone在华销售疲软LGDisplay称今年业… 这些大城市取消落户限制“零门槛”会影响楼市吗 内蒙古邢云被除党籍落马时已退休近3年 一张图看懂上海黄金交易所如何延长交易时间 瑞声科技股价现跌3.17% 广州共享单车解冻:3年40万辆,失信企业无缘招标 阴影逐渐消散投资者在被冷落的欧洲股市寻找机会 特斯拉遭亚洲最大采购商索赔 阿贾克斯这球真是艺术品!这骚操作像打游戏|gif 薛家燕减吃甜和淀粉质食物坚持要滋润感 斯威复仇者联盟版中超海报:7星巨人恒大被击败 亚锦赛15岁赵剑波U21组夺冠吴安仪3-2逆转折桂 《夜空星》迎大结局黄子韬“求婚”吴倩 宜买车宣布完成1.5亿元A+轮融资蓝驰创投、GGV领… 关晓彤当选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扶贫助困受肯定